野马守望者:与马相伴19年

野马守望者:与马相伴19年

野马守望者:与马相伴19年
新华社乌鲁木齐6月14日电题:野马守望者:与马相伴19年新华社记者曲延函、张晓龙、张啸诚一副墨镜、一顶棒球帽,皮肤晒得乌黑,爱开自嘲的打趣——与普氏野马相伴19年的阿达比亚特,活脱一个准噶尔盆地版的西部牛仔。在新疆卡拉麦里山有蹄类野生动物天然维护区,与普氏野马相伴19年的阿达比亚特准备用望远镜调查野马(6月3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丁磊 摄在面积超越1万平方公里的新疆卡拉麦里山有蹄类野生动物天然维护区(简称卡山天然维护区),39岁的他好像荒漠的守望者,日复一日守望着国际仅有的野生马种——普氏野马。在新疆卡拉麦里山有蹄类野生动物天然维护区一处水源地,与普氏野马相伴19年的阿达比亚特调查远处的野马(6月3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丁磊 摄说起马,牧区长大的阿达比亚特并不生疏,但幼时偶尔听人提过的普氏野马,却烙在他的心头。“有个远房叔叔在国外调查时曾见过圈养的普氏野马。其时野马用鼻子嗅他、在他袖子上蹭了蹭,让他心里发酸。叔叔说这是发源于咱们国家的马,应该回到故土,这句话我至今也忘不了。”阿达比亚特严厉地说。普氏野马发源于新疆准噶尔盆地,曾因捕猎和环境问题一度灭绝。为解救这一物种,我国自1985年起连续从国外引回普氏野马,并在新疆野马繁衍研究中心进行维护、繁育和放归。阿达比亚特(左)和搭档将野生动物碰倒的水源地碑从头立好(6月3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丁磊 摄2001年,阿达比亚特如愿来到这儿作业。其时野马数量不多,野马归乡后初次野放也行将进行,咱们对野马都分外仔细。回想那几年,他慨叹道:“每匹马都有自己的编号,咱们记载的作业日志详细到每匹马几点吃草、吃了多少、几点排尿、几点睡觉。遇上野马产驹,更要整夜守在马圈外。”繁衍中心的野马生长后会在卡山天然维护区野放,让它们在天然中最大程度地康复野性。2005年,这位年青的“西部牛仔”挑选跟从野马的脚步,进入卡山天然维护区从事户外监测作业。“其时觉得奔驰的野马才安闲,那里才是它们的归宿,我也想和它们一同进入原野。”监测员搭车在新疆卡拉麦里山有蹄类野生动物天然维护区寻觅野马(6月3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丁磊 摄户外监测一点不比繁衍中心的作业轻松。起先,阿达比亚特对野马习性不熟,跑上八九个小时也见不到一匹马,“维护区地表驼绒藜长得多,下面是坚固的土包,车跑在上面晃得不可,我常被颠得头晕眼花、乃至想吐。不过现在习惯了,觉得像坐过山车。”他笑着说。慢慢地,野马什么时间去喝水、天热时在哪儿、刮风时躲哪儿……都被阿达比亚特牢记在心。他常常一个人蹲在山头,静静地看野马吃草、喝水、玩闹。十几年的野马监测好像让他走进了野马的精神国际。“人们都知道狼傲气十足,但其实野马也极具特性。”阿达比亚特如数家珍地说,“每群野马只要一匹公马,公马若在应战中败给其他公马,就必须让出自己的妻子孩子并脱离。有些公马离群后便不再参加其他集体,独安闲维护区漂泊,看护自己最终的庄严。”一群野马在新疆卡拉麦里山有蹄类野生动物天然维护区散步(6月3日摄)。新华社记者 丁磊 摄与野马相伴的年月让阿达比亚特看待动物的视角发生了改变。他说:“外出观测时,略微接近野马群,公马就会站在最前面,把母马和幼马挡在死后,目不斜视地盯着咱们,一刻也不放松。曾经我仅仅脑子里知道它在干什么,但我有了孩子后,才在心里理解它在干什么。”阿达比亚特有一双女儿,户外监测作业让他无法长期陪同家人。回望这些年,他心情杂乱,“有时我乃至仰慕野马,在小马驹需求时能挡在它前面……也想过脱离,换一个能陪孩子的作业,但我心里毕竟放不下野马,它们像是陪了我19年的老友,已融进我的生命。”2005年,这位野马守望者进入卡山天然维护区时,野放的普氏野马只要50余匹,到2019年末,维护区内野马数量已达到240匹。

发表评论